【信访故事】“一次办好”说到做到

发布:新疆信访局 来源:国家信访局 时间: 2019年08月07日

年过花甲打点零工不容易

可到头来辛苦钱没拿到

多次讨要,多次被拒

你说可气不可气


一大早老人们就来到了信访局

来看信访部门如何帮他们支招

我们的工钱向谁要?

3月29日清晨,一群年过花甲的老人早早来到山东省宁津县信访局。“大爷、大娘,快进屋坐。”提前到岗的信访局干部边打开接待大厅的门边招呼着,“大家有事进来慢慢说。”经交谈得知,这40多位老人来自不同的乡镇,平日里受雇于雒家村的刘某干一些加工辣椒(择除干辣椒的梗)的零活,但工钱却迟迟领不到。老人们说,他们被拖欠的工钱数额都不一样,少的几十块,多的有一千多块,在来信访局之前他们曾多次找刘某讨要,但均被拒。

了解情况 分头行动

接谈人员第一时间将了解到的基本情况进行了汇报,局领导分析研究后认为,该信访事项涉及人员较多,且来访群众多是年逾60岁的老人,他们反映的诉求涉及劳资纠纷,但他们没有与雇主签订劳动合同,也没有拿到类似欠条之类的凭证,如果简单地引导这些老人通过司法途径解决问题,无疑会增加他们维护权益的成本和难度。因此,应立即协调相关单位前来处理,力求“一次办好”。

工作思路确定后,一部分工作人员负责安抚老人们的情绪,为他们打来热水、购买早点,并告诉他们政府不会让老百姓白白吃亏,劝导他们耐心等待。

另一部分工作人员及时协调相关部门来现场办公,调度值班律师快速到岗,联系雇主刘某所在的街道办事处通知刘某前来协助工作。不久,刘某来到了信访局,经工作人员与其交谈得知,辣椒是他为某食品公司的高某代加工的,自己也不是故意拖欠工钱,是因为高某没有给够他加工费,致使自己发不出工钱。鉴于这种情况,工作人员又联系到高某前来协商解决问题。

经过暖心的安抚和快速的行动

终于搞清楚了事情的症结

事件还原

原来,刘某和高某于1月30日就结算了加工费,刘某为高某共加工辣椒200多吨。高某认为,择200多吨辣椒的正常损耗应为2吨多,而刘某加工后却损耗了7吨多,约有5吨为“不合理损耗”,因此在结算时扣除了5吨的辣椒损失。即便如此,刘某当时还是在结算清单上签了字。进一步询问得知,老人们择辣椒的过程刘某全程监督,所谓的“不合理损耗”与老人们毫无关联。

事实清楚了

那么,接下来该如何处理?

老人们的辛苦钱能否要回呢?

动之以情 晓之以理

工作人员向刘某、高某摆事实讲道理,对于“不合理损耗”问题,建议双方事后协商解决,当务之急是要抓紧发放受雇老人们的辛苦钱。然而,高某以刘某已在结算清单上签字确认为由拒绝协商,刘某则坚称手头没有足够的钱款支付工钱,二人的情绪还变得逐渐激动起来,俩人先是恶语相向,然后都要起身离开。

见到这种情形

工作人员开启“唠叨”模式

纷纷向刘某和高某说道:

你们还好意思争吵?请拍拍自己的良心,拖欠六七十岁老人的血汗钱,你们走得心安吗?!

你们看看大厅里的这些老人,他们大冬天里挨着冻给你们择辣椒,挣点工钱却又拿不到手,你们不觉得惭愧吗?

这些老人多善良啊!他们体谅你们不容易,按他们的话说,正月十五之前都没想着去你们家里要钱,怕你们过不好年。

你们现在走了也就是逃避这一会儿,明天不是还得想办法解决问题吗?欠债还钱到哪里你们都不占理啊!

……

经过一连串发问

高某和刘某听完后

都没再说话,慢慢地坐了回来

几经周折 讨回工钱

经过努力,最终刘某同意先行支付拖欠的工钱,其与高某之间的纠纷将通过诉讼途径解决。晚上六点多,刘某联系他的妻子取来现金,拿着记工本,当场给老人们发了工钱。“太感谢你们啦,我们从去年冬天要了好几个月的工钱都没给,你们当天就给我们解决了,我们一定给你们送个锦旗!”老人们高兴地说。“不用,这么大岁数了择辣椒挣点钱多不容易啊,这是我们应该做的。”信访局长握着老人们的手说。

次日,顺利拿到工钱后的老人们将一面印有“一不为名二不图利,甘心为平民出冤气”的锦旗送到了县信访局。

看到锦旗上的16个大字

工作人员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

这是对信访干部的褒奖

同时更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