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信访故事】一分田能收多少谷?

发布:新疆信访局 来源:国家信访局 时间: 2019年04月09日

这里地处云贵高原向江南丘陵的过渡地带,高高低低的山地、丘陵错落有致,条条蜿蜒曲折的小河仿佛一张网罩住了金黄色的稻田。站在秋天的田埂上,缕缕稻香扑鼻而来,沁人心脾,沉甸甸的稻穗像怀胎十月的少妇,低头含羞而欣喜。去年开始,我有幸来到这里担任驻村扶贫干部。

金秋时分,谷子都成熟了

可就在这丰收的季节

一位村民的糯谷却不翼而飞

是谁偷割了他的谷?

糯谷没了!

嫌疑人是她?

一大早,村部接待室来了一位满头大汗的村民,说他家大约一分地的糯谷昨天晚上被人割走了。根据多年在信访工作中与人打交道的经验,我觉得他不是在说谎。按理来说,这种失窃问题应该到派出所报案,由公安机关侦破,可群众工作就是这样,村民来找你,你总得为他出个主意,或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把问题解决掉。稍加思考,我让他先不要声张,回去等我的消息。

来反映问题的是黄连村的姚斌,想起他满脸凝重和无奈的表情,我心里沉沉的。他走了以后,我就找来黄连村的支部书记和主任了解情况,商量解决办法。经过一上午的奔波,我们查出了一些端倪,把嫌疑人锁定在与姚斌同在一个村民小组的妇女张菊身上。因为张菊与姚斌两家曾因宅基地产生过纠纷,而且据村民反映,张菊家今年未种糯谷,但晒谷坪上却晒着一堆糯谷。


事情太巧合,动机又很明确

这位村妇的嫌疑值迅速上升

有必要去她家走一趟~

陈述没破绽

嫌疑解除?

顶着晌午的日头,我和村主任在离张菊家不远的晒谷坪上找到了她。当时,她正忙着翻晒糯谷,看我们过来,用衣袖擦了擦汗,主动大方地跟我们打了招呼。村主任说明来意后,张菊麻利地找来两条小凳子,让我们在阴凉处坐下,并端出两碗自家新酿的糯米甜酒招待我们。在当地,用凉水泡过的糯米甜酒招待客人,是表达对客人尊敬和欢迎的方式。我和村主任跟张菊聊起了家常,并向她询问了一些情况。她说,晒谷场上的这些糯谷是她已出嫁的女儿昨天给她送来的。说话间,她不时地紧抿嘴唇,流露出农村人讲话时自信的神情。看着眼前这位四十岁出头,健康黝黑,一脸坦然的中年妇女,我一时根本无法将她跟偷割稻谷联系起来。我们从张菊家的晒谷坪离开后又得到消息,张菊的女儿家昨天确实收割了糯谷,并且还在晒谷场上晒着。

案子刚有眉目

手里的线索似乎断了

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劲……


谷子有蹊跷!

真相浮出水面

回到村部,我与村支部书记、主任把调查了解到的情况进行了梳理分析。我们的想法不约而同:把张菊母女两家晒谷场的糯谷称一下!看事情到底属不属实?后来,我们在做通张菊母女两人工作的基础上,把两家的糯谷称了一遍,一共称出了近200公斤!但我们核实的情况是,张菊的女儿家昨天只收割了一分地的糯谷。一分地能产出200公斤糯谷?在事实面前,张菊低头承认了偷割他人糯谷的事实。

原来,张菊因宅基地纠纷一直对姚斌心存恨意。那天晚上,她趁着夜色偷偷地割走了姚斌田里一分多地的糯谷。为了掩人耳目,张菊又连夜叫女儿家也收割了一分地的糯谷。事情终于真相大白,我长长嘘了口气。

后来,在我和村干部的说和下,张菊将糯谷物归原主,姚斌也同意不再追究,两家人还表示将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。

问题解决的那天晚上,我漫步在乡间小路上尽情地吸着随风飘来的稻谷清香,月亮皎洁,时光静好。

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,作者:湖南省新晃侗族自治县信访局 吴吉军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