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访变“微访”,常乐更安乐

发布:新疆信访局 来源:国家信访局 时间: 2019年01月03日

这家种了棵桂花树,把那家的房子挡了。那家一气之下,在这家门口搭了个鸡窝,让这家十分别扭。两家越吵矛盾越大,最后闹到了镇政府。

在江苏省海门市常乐镇,这类起于“鸡毛蒜皮”的矛盾,成为这些年来信访问题的主要来源,导致这个镇信访总量、12345政府服务热线诉求件数居高不下。

“这类问题如果介入得及时,其实并不难处理。”现年68岁的陈洪杰说。他曾是常乐镇一个村的书记,退休后一直参与镇上的调处工作,是“杨大姐工作室”两名负责人之一。

陈洪杰和另外一名曾在镇上担任领导职务的同志一起,在退休之后撑起了这个工作室,作为化解基层矛盾的一个重要阵地。他让来访的群众带着去现场,一边看一边调解。不到两天工夫,那家拆了鸡窝,这家挖了桂花树,闹了几个星期的矛盾化解了。

无处不在的“减压阀”

“杨大姐工作室”只是一个节点,常乐镇党委政府建立的矛盾化解网络还有更广阔的布局。在镇政法综治中心记者看到,群众信访中心变成了“百姓之家”,“杨大姐工作室”就在其中。

在镇以下村居社区,还设立由2~3名退休老支书轮班的“支书达理·以理说理工作室”。这些工作室的工作很小也很细致,有时候老百姓急赤白脸地闹到这里来,进了门工作人员一声问候、一杯茶水、一次长谈、一句祝福,就把怒气、怨气化解了一大半。

常乐镇党委书记顾闯说,这些机制的建立让老百姓感觉不再受冷落,让很多信访问题第一时间解决在基层、解决在镇内,实现了“小事不出组、大事不出村、难事不出镇”,成为了辖区和谐稳定的“减压阀”。

因通江达海,南通海门素有“江海门户”之称,常乐镇则是海门地理中心,也是清末民初实业家张謇先生的故里。这个全国知名的经济强镇,只有7万多人,地区生产总值却超过70亿元。

这些年,当地党委政府越来越认识到,只搞管理不搞治理,只抓经济工作不抓群众工作,到头来发展的成果会失色,老百姓的满意度也无法提高。做群众工作,解决人的问题,已经成为基层政府部门的一项重要工作。

“三微访”工作机制

顾闯说,常乐镇坚持把“抓稳定、促发展”作为各项工作的重中之重,积极探索新时期乡村有效治理新路径,着力构建“三微访”工作机制,以推动党委政府服务下沉和乡村治理水平提升,密切党群干群关系。

常乐镇政府有关负责人说,所谓“三微访”,就是构建“微信访”机制做到常态接访,构建“微距访”机制实现和谐化访,构建“微服访”机制实现真情走访。

如果说,像“杨大姐工作室”这样在老百姓身边的矛盾化解网络是拉近政府和老百姓距离的“微距访”,那么依靠网络收集民情民意,在网上解决问题的机制就是“微信访”,而党员干部下网格的“走帮服”,就是“微服访”。

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涉及土地权属争议、户口迁进迁出等问题,群众的疑问矛盾很多。常乐镇在推进过程中,启用了“微信访”平台。这个平台其实就是将当地多个平台载体统合起来,建立网上信访代理工作点,作为群众反映诉求的地方,政府也可在此发布重要信息。

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政策规定、相关诉求和问题,有专人在“微信访”平台发布和答复,使这项改革顺利推开。不仅如此,“微信访”还助常乐镇实现了来访量减少、网上信访上升、信访程序好转的效果。

解决的是小问题,办成的是大事

化解矛盾,不仅要把老百姓的问题收上来,更要让干部走到老百姓中间去。为此,常乐镇安排130多名机关干部进村组网格,规定每名干部每月必须走访联系5户村民、10名群众,每人办一件实事或解一桩积案,使许多矛盾纠纷在初发和未发阶段得到有效调处。

干部下访也有“门道”,去得不巧门都进不了。常乐镇的干部们商量,干脆搞“民情夜访”,根据村民“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”的生产生活特点,干部们采取夜访的形式,摸民情、听民声、解民怨,更好更快地解决实际问题。

顾闯说,常乐镇党员干部的“微服访”,访出了作风转变,访出了鱼水关系,访出了和谐局面。去年以来,共走访群众户数达12607户,帮助解决各类矛盾纠纷和群众烦心事456件。

把化解群众矛盾的工作机制总结为“三微访”,让常乐镇的党员干部和群众感觉很贴切。他们说,虽然是“微访”,但做的是实实在在的工作,利用的是小空间,花的是小成本,解决的是小问题,办成的却是顺民心、畅民意的大事。

(来源:半月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