变了!“信访第一大县”经历了什么?如今……

发布:新疆信访局 来源:国家信访局 时间: 2018年09月17日

       信访,是社情民意的“晴雨表”。2003年,习近平同志在浙江工作时大力推广领导干部下访接待群众制度,并将“浙江信访第一大县”浦江作为下访第一站。变群众信访为领导干部下访,浦江自此拉开信访制度改革大幕。

15年来,浦江从源头抓起、从细处入手,努力在切实解决问题上下功夫,在真正化解矛盾上做文章,推动矛盾排查化解常态管理。全县信访总量从2002年的10307件次,锐减至2017年的891件次。

      变群众信访为领导下访

      走进浦江县信访联合大厅,四周空荡荡的,格外冷清,很难想象昔日里边“闹腾”的场面。

     “面对信访,最忌讳的是将其视为‘洪水猛兽’,既解决不了问题,更无法让群众满意。”县信访局局长倪伟虹说,基层是产生信访问题的源头,也是解决信访问题的主体。堆积如山的接访案件,让他们转变思路:群众有信访诉求,干部应扑下身子去解决,到信访矛盾突出的地方接待群众,到信访工作比较薄弱的地方现场办公。

       2003年,浦江成为浙江省推行领导下访接待群众制度的第一县,建立“县级领导开门接访、乡级领导随时接访、村级干部上门走访”的接访机制。

「信访微观察」变了!“信访第一大县”经历了什么?如今……

 


       前不久,中余乡顾家村修建自来水管网,村民顾东青捐了1万元,村里的泥瓦匠主动当义工,让村党支部书记顾立根惊喜不已:“原先都说‘顾家只顾自家’,现在终于‘顾全大家’了。”上世纪90年代,这个村因土地纠纷、环境污染等问题,民心涣散,矛盾多发,通过各级干部一次次接访、走访,问题逐一得到解决。

       变坐视不理为快速督办

      “不少信访件,起初是很小的矛盾纠纷,如果坐视不理,就会拖成大事。”倪伟虹说,如何将矛盾化解落到实处,成为信访工作面临的重要课题。

       从2015年开始,浦江探索“简单信访马上办、一般信访快速办、疑难信访监督办”的提速增效机制,将信访诉求精准分类。

「信访微观察」变了!“信访第一大县”经历了什么?如今……

 


       1998年,因省道拓宽改造等原因,浦阳街道居民汪先生等5户出让土地问题遗留至今。今年,县包案领导督办该信访件后,多次召集相关部门协调会商,约见信访代表,实地了解情况,最终提出化解方案。4月28日,县信访局等部门联合约访5户信访人,最终这起拖了20年的陈年积案成功化解。

      变手段单一为综合施策

      在民间,活跃着不少在群众中经验丰富的“调解能手”。浦江在信访制度改革中,变手段单一为综合施策,善于利用这些社会资源,一起解决信访问题。

      白马镇的74岁调解员张小光,便是其中的一位。他退休前是白马镇夏张村党支部委员,因调解经验丰富,被返聘建立了个人调解工作室,成为疑难信访“智囊团”的成员。

      为拓展调解渠道,充分发挥基层调解作用,2015年,浦江成立社会矛盾调处中心人民调解委员会,聘请专业律师、群众工作员等11人,建立个人调解工作室。同时,设立“义门基金”,每年投入20万元“以奖代补”,激励社区、社工、社团等社会力量参与化解疑难信访。

      部门联动才能激发多元共治活力。2016年,浦江设立金华首个县级矛盾纠纷多元化解中心,整合环境纠纷、物业纠纷等14个行业专业调委会,法官、律师、心理咨询师、医生、退休干部等各行业“调解能手”齐聚一堂,建立多部门联合联动的“大调解”机制。此外,还引入评估机构进驻,明确办结时限,跟踪进展,定期督查,确保及时有效解决每一起矛盾纠纷。

     “社会力量的共同参与,推动矛盾化解由政府包办向多元共治转变。”倪伟虹说,群众诉求一个个有效解决,社会和谐的因子一点点积累,使全县信访总量下降91.35%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