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访量3年降七成,系列创新举措引起各方高度关注——改革创新,南京浦口信访的“时代答案”

发布:新疆信访局 来源:国家信访局 时间: 2018年08月03日

近来,南京市浦口区的信访工作受到各级各界高度关注——

4月21日,国家信访局主要负责人专程来到浦口区调研;6月,南京市信访系统工作推进会在浦口区召开;7月,省信访局前来专题调研;去年以来,浙江、海南、河北、山东等十多个省、市的信访部门前来考察学习……

进入国家、省、市相关部门领导视野,是因为浦口信访工作“成果硬”。作为国家级江北新区的承载区,在“大拆迁、大发展”背景下,全区近,3年信访量不升反降,从2014年的3947人次,大幅减少到去年的518人次,年均下降超过15%,总量减少逾七成。

受到各级各界聚焦,还因浦口信访工作“举措新”。针对信访工作长期存在的“痛点”“难点”问题,该区切中沉疴,大胆创新;迎难而上,担当作为,全区形成“大家做、及时做、常态做”的大信访格局。

“信访工作事关社会稳定头等大事,事关百姓切身利益,事关党的群众路线,必须有新气象、新作为。”浦口区信访局局长宋炎说,运用系统化思维,强化顶层设计,浦口信访工作不是“一个局在战斗”;整合资源力量,形成工作合力,信访领域“责任无限大、权力无限小”的普遍困境得以率先破题。

站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新起点,浦口信访工作坚持系统化创新,在对标找差中争当标杆,成为改革大潮中的新看点。

【一 问】

“小马”如何拉动“大车”?

联席联动,由“背靠背”变“手拉手”

基层信访工作常常被称作“小马拉大车”,原因何在?

试看一例。去年,浦口区一家企业老板跑路,欠下百万元工钱,涉及30多人。与此同时,该企业获得一笔拆迁补偿款。但街道方面认为,讨要薪水可以通过司法途径解决,这笔钱不能动。信访部门接访后,先是找法院沟通:欠薪30人算30起案件,解决流程长,对司法资源消耗巨大,完全可以参照已有法规“打包解决”;再找到街道协商:从拆迁补偿款中优先支付欠薪,不但解决问题,而且有法可依。就这样,三方协调之下,一起涉集体讨薪信访案件第一时间得到化解。

一起普通信访案件的化解,有着很强的代表性。一方面,涉法涉诉案件不应作为信访案件,但老百姓不了解情况,仍然上访,问题不及时解决就反复上访甚至集体访。另一方面,相关涉及单位“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”——法院要求起诉、立案、审理……走法律程序,街道要等法院判决书再执行。这样等着等着,往往小事拖成了大事,小信访案件酿成了群体事件。

“信访工作本身不产生问题,也没有政策手段,处置信访只能推动协调各业务部门去办理,责任无限大、权力无限小,可谓‘小马拉大车’。”宋炎说,信访案件往往涉及多个职能部门,但部门间彼此孤立,各家都不愿担责任,经常是“事闹大了”之后,再由上级领导牵头召开联席会议解决。

如何改变部门单位“背靠背”的状态?在基层试点基础上,今年4月,浦口区两办印发《关于进一步完善全区信访维稳工作联动机制的意见》,明确建立信息互通、形势研判、问题会诊、协调行动的联动机制;区纪检监察、政法委、公检法以及司法局、信访局等成员单位每月召开联席会议,对可能发生的重大问题“一事一议”。“背靠背”变成“面对面”、进而“手拉手”,全区“一盘棋”,形成联动解决问题的工作氛围。

“我们希望大家正视信访工作,一起来解决问题。”宋炎打了个比喻,联席会议制度就像“嵌入式”软件,把信访工作嵌入各成员单位的日常工作中,大家各司其职、相互配合,形成解决问题的合力。去年,该区区街两级联席会议召开296场,每一场都是“直奔问题而去”。

【二 问】

信访局怎样成为“终点站”?

常态长效,促“基层的事在基层办”

信访局就像是一个收集社会矛盾问题的“批发部”——接访后再转交相关涉及单位协调处理。进入新时期,浦口区委对信访工作又提出新要求:能不能做信访案件的“终结者”,当解决问题的“终点站”?

事还是那些事,人还是那些人,信访局怎样才能成为“终点站”?答案仍然是:创新!

几年前,浦口区一家房产公司资金链断裂,导致所开发商品房小区沦为“半拉子工程”,水电基础设施迟迟不到位,600多户老百姓3年拿不到房产证,由此引发多起群访事件。面对棘手问题,区信访局没有一“转”了之,通过梳理案情发现,解决这个问题需要16家单位搁置争议、共同出力。根据常态化协调会办机制,他们主动牵头,多次召集水、电、公安、房管等部门协商,终于彻底解决这一信访积案。去年8月,相关居民群众高高兴兴地拿到了房产证。

“常态化协调会办机制是我们制定的‘八个常态化’机制之一,每一条都是‘逼出来的创新’。”宋炎说,关键在于关口前移,化被动为主动。为此,专门出台常态化矛盾排查机制和常态化分析研判机制,针对征地拆迁、劳动社保、农村土地、集资融资、环境保护等信访高发领域,排查出苗头问题列入数据库,每月定期报区信访联席办备案。

打开《关于健全和落实信访维稳工作“八个常态化”机制的意见》,针对每一类信访情形,都有“量身定做”的创新机制。例如,常态化领导接访机制,保证群众“见到想见的人、说出想说的话、办成想办的事”;常态化积案化解机制,将规定时限内没有化解的案件纳入领导包案,做到处理不停滞、问题不积压;针对重点涉访人员有常态化教育稳控机制,针对部门推诿“踢皮球”有常态化督查考核机制……通过“八个常态化”,巩固“小事不出社区、大事不出街场、突出问题控制在区内”的良好态势。

信访工作不同于其他任何条口部门的工作,某种意义上讲,信访工作的目的就是通过解决问题而“减少信访”。那么,如何从制度层面让信访案件减量?实践中,浦口区信访局发现“两个绝大多数”现象——绝大多数信访案件发轫于基层,绝大多数问题可以在基层就地化解。

问题在于,“在基层办”存在3个普遍短板——组织架构空缺、没有接访场地、人员配备薄弱。很多街镇一级没有专门的信访办,队伍建设数量、质量双滞后,在政策把握、有效应对和规范化处置方面有心无力。“我们通过区街联动,强化阵地建设,制定信访基础业务规范化工作手册,把‘兼职人’变成‘正规军’,形成‘五指成拳’的协同效应。” 宋炎说。

自2013年起,浦口区在全国首创“大联勤”社会治理体系:将全区划分为456个网格,区、街、社区3个层级和区内55个职能部门全部打通,“一方触网、多方响应”。近年来,浦口区又积极推动“大联勤+信访”,不让矛盾纠纷升级为信访案件。去年10月,通过网格巡查和联勤数据分析,发现桥林街道反映拆迁诉求突出,相关部门提前介入指导,各级干部包干入户开展工作,有效避免了群体上访事件的发生。

【三 问】

“外化于形”如何“内化于心”?

以人民为中心,变“数量压力”

为“质量责任”

连续3年,浦口区信访局在全区绩效考核中拿下一等奖。

“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,联系到信访工作,就是要让老百姓在每一起信访案件中感受到公平公正,感受到党委政府的温暖。”宋炎说,从数量上看,全区信访量3年降七成,2017年省市交办信访积案化解率达到100%。下一步,要变“数量压力”为“质量责任”,高质量开展信访工作,在问题解决过程中切实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。

以人民为中心,浦口区信访局“亮”出人民满意窗口——在新落成的浦口区人民来访接待中心,工作人员佩戴党徽、挂牌上岗;大厅宽敞明亮,秩序井然。中心将信访条例、依法逐级上访宣传、自助信访操作指南、信访网上代理须知等印制成便民手册,供来访群众随时取用;网访自助系统可供群众24小时自助上访,随时查询信访事项的受理、办理和结果,还可进行督办和评价;窗口放置了饮水机、老花镜等,为前来办事群众提供优质贴心服务……该区将人民来访接待中心、综治中心、社会矛盾纠纷调处服务中心融为一体,集中办公,从源头分流办理群众诉求,形成人民来访事项“一站式接待、一条龙服务、一揽子解决”,让“群众少跑一趟路、少等一分钟”。

“上访群众心情激动的,我们有心理干预室;有法律问题咨询的,我们有公益律师;案情复杂需要沟通上级单位部门的,有视频远程接访室;针对涉法涉诉的信访案件,我们现场设立了法院、检察院的窗口;乡里乡亲家长里短的,我们有专门的乡贤调解室。”工作人员介绍,新建接访中心大厅的功能设置一切围绕群众实际需求来,老百姓需要哪些服务,这里就提供什么服务。

在宋炎看来,有效化解信访问题,不但要有“外化于形”的硬件配置,更需“内化于心”的理念和行动。去年,他接待了一起上访案件。案由很简单:区里一位退休老同志在岗时讲奉献,把单位分配的住房让出一间给年轻人,后来拆迁补偿,单位要求他上交这一间房的补偿款,老同志想不通就来上访。接访后,宋炎陪着他一起奔波找原始档案,又找到老人工作单位。几番奔波、几番沟通,老人看在眼里,感动在心。

长期与老百姓打交道,浦口信访局工作人员形成了“四家”理念——“把来访群众当家人,把群众来信当家书,把群众问题当家事,把群众工作当家业”。这几句话,贴在局办公室楼道墙上,印在每一位信访工作人员心里,更体现在每一起信访案件的处理行动上。

省市信访系统对此给予高度评价:浦口区信访工作注重强基层、打基础、建机制,工作联勤联动,改革举措落实有力,化解问题及时有效,充分发挥了社会稳定“推进器”的重要作用。